主页 > 原创风云榜 >

中国网络文学出海:文化输出我们是认真的!:上海11选5

编辑:凯恩/2018-12-08 13:20

  2017年,一则“中国网络小说让美国小伙戒掉毒瘾”的新闻一夜之间刷屏了朋友圈,所有网络文学的爱好者们对此既充满坚定又表示怀疑:壮哉我大网文!可是,它的影响力什么时候已经如此之大了?

  从1998年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网络文学逐渐走进大众视野。随着国内网络文学市场的火热和原创文学的增多,网文作为一种新的语言和文学表达形式,正在逐渐改变人们的阅读习惯。而随着一些中国网络文学翻译平台在国际市场上的出现,国内的网络文学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国际交流环境。中国的武侠、玄幻、言情类网络小说正在重新构筑西方人的中国观。网文,正在成为世界的新宠。

  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网络文学就已开始在大陆以外市场传播,其传播路径是从我国港台地区向东南亚、韩国、日本等亚洲文化圈辐射,之后再逐步走向欧美等英语国家。我们先来看一看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的历程:

  而根据去年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白皮书》显示,2004年,起点中文网开始向全世界出售网络小说版权;2006年,《鬼吹灯》被翻译成越南语、韩语等在多国发售,萧鼎的作品《诛仙》在越南打开了中国网文市场;2011年《盗墓笔记》英文版多个版本上架亚马逊;2013年-2014年,中国网络小说开始在越南火爆;2014年底,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建站;2017年起点中文网海外版起点国际正式上线……

  另根据《2017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白皮书》显示,中国网文海外读者的用户分布很广,占比最高的地区为欧洲,其次为北美洲,分别为29.8%和27.7%,而读者人数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分别为美国(20.9%)、巴西(7.4%)、印度(6.7%)、加拿大(5.5%)和印度尼西亚(5.4%)。从目前的用户属性来看,海外网文用户中男性读者占九成,并且年轻化倾向明显,其中学生群体占比达到52.9%。从学历来看,本科及以上读者为51.4%,专科及以下读者为48.6%,学历差异程度相对较低。

  翻译平台立下巨大功劳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离不开网文海外门户及网文翻译网站的发展。目前,重要的海外网文平台包括起点国际、Wuxiaworld、Gravity Tales等平台。其中,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可谓各具特色的两大代表。

  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是海外本土第一批成立的中国网文翻译网站,自2014年12月建站起,已迅速蹿升为全球Alexa排名954的网站(2017年4月7日Alexa统计数据),日均独立访问者达97.92万,日均页面浏览量达1449.22万。在网站用户上,约1/3的访问用户来自美国,其他用户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加拿大、巴西、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上海11选5泰国、俄罗斯等近百个国家。

  Gravity Tales(重心网文)则是一个本土作者的翻译+原创平台,既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还拥有原创版块,孵化了一批平台自身的网络小说作者。

  一见钟情,手不释卷,为何海外用户喜欢中国网文?蒂娜(Tina)是Gravity Tales的原创作者,现在在网站上同时创作并更新两部作品。蒂娜表示,她写的两部小说都是受到了中国网络小说的影响。虽然她读过中国四大名著,但她的写作灵感几乎全部来自于她所读过的中国网络小说。但她自认为不幸的是,她不懂中文,因此,她读到的中国网络小说都是被翻译成英文的。从2014年到2017年,仅仅3年时间内,Tina就阅读了40多部中国网络小说。

  其实,蒂娜只是众多中国网文“海外粉”之一,像这样从中国网文读者开始,进而成为英文网文作者的,不止蒂娜一个。

  说起为什么歪果仁会钟情于中国网络小说,Wuxiaworld的创始人RWX(网名任我行,本名赖静平)反复只用一句话解释:“天下小白差不多都一样!”

  与金庸、古龙等过于“中国化”的传统武侠不一样的是,网络小说很多本来就来自西方文化。“比如《魔兽世界》游戏给很多中国读者带来新鲜想法,甚至可以说,魔法力、魔法师等现在一些网络小说的概念,很多都是来自西方文化的,当他们吸收了一些西方的奇幻和魔幻概念,用道教、佛教等中国文化重新包装了一下,这就让西方读者很容易产生共鸣,觉得这东西不陌生甚至很熟悉。”

  而北京大学网络研究论坛团队成员吉云飞的研究发现则是,中国网络文学之所以能在国外受宠,在于网络文学和全球青少年推崇的文艺作品具有天然的相通性,更与动漫、电影、游戏互通。在美国有两类人最早阅读网络小说,一类是中国文化和武侠小说爱好者,一类是日本轻小说爱好者。中国网络小说很快就将这两类读者“收编”:将武侠小说的一部分粉丝打造成“死忠粉”,同时,将日本轻小说的读者收归门下。相对以“守护美好的日常”为永恒主题的日本轻小说,美国读者更青睐中国的网络小说。

  长期致力于中国网络文学研究的“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主持人邵燕君说:“在文化输出上其实有一种真刀真枪的博弈。说白了,哪个国家的艺术更让老百姓喜爱,更能稳定持续地满足其日益刁钻起来的胃口,才会更有影响力。刚需才是硬道理。”

  看的人爽,翻译的人……“爽中作乐”?目前,从事中国网络小说翻译工作的既有“专业”人士,也有很多自愿翻译的“业余人士”。但是,这些人往往很难把一个几百万字的书完全义务翻译完整,于是,就变成了“断头书”,也就是翻译了一半便“烂尾”的书。

  经历“断头”,或许某种角度上是中国网文必然会有的宿命,因为太多挑战,难以克服。

  对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网站两位身为美籍华人的创始人来说,两大网站的读者虽然遍及全球近百个国家,但网站目前的译者,大部分都是华侨,或者在中国居住过的有中国文化背景的中国网文粉丝。

  “必须有中国文化底子,这使翻译团队特别难找人,尤其是我对翻译质量要求很高。”任我行道出了一直困扰他的一大难题。

  “所以,我并不是挑书,我是挑译者。要知道一旦锁定一本书就要翻译一两年,不是对中国文化特别感兴趣、对网文热爱的人是坚持不下来的。”任我行说。

  任我行认为,翻译必须要从第二语言译成第一语言,从弱语言译为强语言,尤其是小说翻译要求更高,“所以必须找以英文为母语,但中文水平又可以达到翻译水平的人,所以可以说,绝大部分中国人,包括中国留学生,都无法做中翻英的小说译者,肯定是美国人、新加坡人等那些以英文为母语的人来做翻译。”

  同时,在任我行看来,译者不仅中文要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而且必须语言表达要有一定的美感,有些人即便中文好,但英文的文笔太烂,没有语言天赋,能翻译意思不能翻译感觉也不行。

  所以找到符合这些条件的人,还愿意翻译网文,而不是翻译精英文学的,实在不多。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这是李白以信陵君窃符救赵的故事和《庄子·说剑篇》的记载为题材创作的《侠客行》的第一句。然而,当它出现在金庸同名小说中时,这句在中国人眼中脍炙人口的名诗佳句,却让英语世界的译者“很崩溃”。

  在Wuxiaworld网站语言讨论版块内,也展示很多非常难翻译的语言供大家讨论。

  比如“一盏茶的时间”“一顿饭工夫”“生米煮成熟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死去活来”“七情六欲”“沧海桑田”“三界“”六道轮回”等等。

  这些中国文化色彩浓厚的词语、短语,正在用英语世界中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被重新阐释着。这里,仿如一个个语言和文化的沙龙,成就着异国文化的特殊联谊,其中不仅提供了中英两种语言、两种文化,乃至中国与众多英语国家文化交互共通的一种路径,更见证着多种文化相互碰撞却又惺惺相惜的事实。

  如何看待网络文学“出海热”8月23日,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第二天,中国青年作家马伯庸现身其代表作《长安十二时辰》泰国出版的庆祝活动,泰文版的出版指日可待。

  如今,《从前有座灵剑山》改编的动画在日本反向输出,《甄環传》首登美国主流电视台,《琅琊榜》登陆韩国人气爆表,《花千骨》火爆东南亚……

  网络文学,从我国港台地区向东南亚、韩国、日本等亚洲文化圈辐射,到 “强势出海”进军欧美等英语国家,这种“出海热”令我们倍感欣喜。如果说美国有好莱坞,日本有动漫,韩国有电视剧,今天的中国似乎已经可以挺直腰杆说我们有网络文学。有专家称将中国网络文学打造成可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驾的代表国家软实力的世界流行文艺这一文化战略目标水到渠成自然被提出。

  面对“出海热”,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网络出版监管处副处长程晓龙指出,我国网络文学走出去虽取得了进步,但尚处于“初试啼声”阶段。他认为,当前我国网络文学走出去,从题材上看,多以玄幻、仙侠及历史虚构小说为主。与种类丰富、类型繁杂的国内网络小说相比,走出去的仍是很小的类型;从地域上看,走出去仍以东南亚地区为主,在欧美读者中较受瞩目的Wuxiaworld目前也只有约30多部译介作品,与国内每年百万部新创作小说的规模而言,走出去的仍是很小的部分。网络文学走出去仍有很大的空间,仍需不断探索。

  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研究员、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办公室副主任肖惊鸿同样给予了审慎的态度。“既不能否认甚至无视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当然也不能盲目乐观。客观地说,目前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还没有形成一个让我们为之欢呼雀跃的量,还没有形成像日本动漫、美国电影那么大的全球影响力。”

  从传播类型看,肖惊鸿也指出,目前她所掌握到的仍是以玄幻、仙侠、古言、现言为主的几大类。因此,看待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不可喧宾夺主,更不能忘记初心。网络文学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打上了中华文化的印记,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上看,网络文学担负着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的使命。中国的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说到底,是中国综合国力强大的体现,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产生了要了解中国文化的愿望。这也是中国人文化自信的一个体现。

  输出亟待进一步增强,天津时时彩平台受众有待进一步扩大、类型期待进一步丰富、内容希望进一步挖掘、渠道需要进一步拓宽、版权急需进一步规范、IP渴望进一步开发……中国网络文学出海,我们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但挑战往往都是机遇带来、与希望并生的。

  阳光普照,东风正好。作为一种正在蓬勃兴起且大有破竹之势的文化现象,中国网文正在带着中国文化特有的印记,以初生牛犊生猛力量冲出国门闯入世界,成为影响世界的新文化标签。或许我们可以期待中国网文成为中国全球文化战略的新主角,中国网络作家群体或可成为提升中国文化输出的急先锋,从而助力中国文化在全球化语境中的新地位。

  中国艺术报,2017年4月11日,《中国网文“出海”:越是网络的,越是世界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